炒股配资杠杆申请
你的位置:长春炒股配资平台_线上股票配资官网_炒股配资杠杆申请 > 炒股配资杠杆申请 > 狂泻80%,680亿灰飞烟灭,酒鬼酒新帅压力有多大?
狂泻80%,680亿灰飞烟灭,酒鬼酒新帅压力有多大?
2024-05-13 04:54    点击次数:134

(原标题:狂泻80%,680亿灰飞烟灭,酒鬼酒新帅压力有多大?)

作者:小李飞刀,编辑:小市妹

2月23日,酒鬼酒官宣,高峰成为该公司董事长。市场对此也早有预期,在2023年12月高峰已被任命为中粮酒业董事长、党委书记。按照此前惯例,两家企业由同一人兼任掌门人。

当前,酒鬼酒股价已经较2021年历史高峰回撤近80%,市值蒸发680亿元,加上经营上面临的诸多困局,高峰接盘的压力并不小。

【动荡的管理层】

在2023年酒鬼酒馥郁大会上,演讲大屏幕专门放了一张“自黑PPT”——业绩直接腰斩、库存高企、价格倒挂等,揭露了公司当前面临的重大经营挑战。在此背景下,换帅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对于本届领导班子,市场颇有微词。高峰在中粮系统履历丰富,曾在粮油食品进出口、中粮地产、中粮置地等职能公司任职,但比较缺乏白酒从业及管理经验。

此外,连任总经理之位的郑轶更是在2021年便遭到了部分投资者质疑,说他没有管理白酒经验,也没有销售方面经验,之前履历主要从事法律相关工作。

但恰恰,酒企要实现持续高速发展,对管理层的经验、格局、前瞻判断力有着很高的要求,且领导班子要长期稳定、可靠。酒鬼酒在这一点上吃了大亏,频繁的人事动荡,是公司这些年发展不温不火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上市27年,公司经历多次大股东易主,包括湘泉集团、成功集团、华孚集团、中粮集团,一共历任11任董事长,7任总经理,合计至少有80位高管。

在白酒业发展黄金十年,正值成功集团为酒鬼酒大股东。它想的不是如何趁行业东风发展壮大酒鬼酒,而是想方设法掏空酒鬼酒,转走后者4.2亿巨款。之后,两者对簿公堂,关系土崩瓦解,时任董事长的刘虹也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。

之后,湘泉集团再次成为酒鬼酒大股东。没过两年,湘泉集团因资不抵债被迫拍卖酒鬼酒股权还债。华孚集团接手,后于2012年爆出塑化剂重大负面事件,酒鬼酒连续亏损,一度濒临退市危机。

2014年11月,华孚集团并入中粮集团,以至于中粮间接入主酒鬼酒。但即便纳入中粮如此大型的央企麾下,酒鬼酒管理层动荡依旧频繁。

2018年初,董事长江国金离职。2019年4月,副董事长李士玮离职,副总经理李明离职。2020年4月23日,总经理董顺钢离职。当日,程军被任命为副总经理、行使总经理职权。2021年8月,履新仅一年多的程军离职,后郑轶担任总经理至今。

一班人马一套政策,酒鬼酒内部没有形成长期发展向好的一股合力。此外,经销商也遭罪,面临“一朝君子一朝臣”、“新官不理旧账”的经营隐患,忠诚度自然打折扣。

人们常说,企业家是企业发展最为重要的一环。酒鬼酒如此频繁更换管理层,是其长期发展的一个拦路虎。

【经营大困局】

高峰之前的王浩,带领酒鬼酒创造出了一些喜人成绩。但到了2022年,酒鬼酒营收、利润增速大幅放缓,已向市场敲响了警钟。

而2023年,公司业绩直接开启滑铁卢模式。前三季度,营收21.4亿元,同比暴跌38.5%;归母净利润为4.8亿元,同比更是暴跌50.8%。这是酒鬼酒近7年来首次断崖式下跌,其营收增速表现位列20家上市酒企最差,而多数酒企依然保持双位数高增长。

根据可查数据,2023年上半年酒鬼酒主力产品销量全线下挫,内参、酒鬼、湘泉分别下降26%、28.8%、80.9%。产品动销偏弱,酒鬼酒库存自然高企,2023年上半年末为5708吨,较2020年末的2993吨,足足暴增了90%。

价格层面,高端产品52度内参酒建议零售价1499元,出厂价1050元,批价却一度下滑至750元左右。从第三方电商平台看,零售价也仅在750元至850元之间,几乎是建议零售价的50%。

对此,酒鬼酒应对举措是自2023年7月10日起停止接收52度500ml内参酒销售订单,自10月10日起停止“酒鬼”、“湘泉”系列产品接单。

再看合同负债,2023年三季度末为2.5亿元,较2021年同期大幅锐减51.8%。合同负债是源于对经销商的预售账款,持续保持下滑态势,表明经销商对酒鬼酒销售信心不足。同时也说明了经销商资金周转压力大,白酒库存高。

而与当前“滑铁卢”业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酒鬼酒在中粮入主后的前几年迎来了一波高增长“奇迹”。营收从2015年的6亿元猛增至2022年的40.5亿元,归母净利润从0.89亿元增至2022年的10.49亿元。尤其是2020-2021年,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高达64%、82%。

事后看,这几年高增长更多源于全国渠道铺货,而终端动销可能并不好。

2019年至2023年上半年,酒鬼酒总经销商数量从528家暴增至1774家。2020-2021年增速最快,分别高达44.5%、64.6%。

此外,酒鬼酒为了力推高端定位的内参酒,创新了一种“股东卖酒”模式。2018年12月,公司成立内参销售公司,作为独立公司运作,囊括了全国30多位白酒“亿元大商”入股,酒鬼酒则不持有股份,但拥有经营权。

通过股权利益绑定大商,大大刺激股东们拿货囤货热情。2018-2022年,内参酒收入从2.4亿元暴增至2022年的11.57亿元。

从酒鬼酒前五大经销商销售情况看,2022年收入为15亿元,占比总营收的37%。其中,第一大经销商带来收入11.5亿元(占总营收28.4%),与内参酒收入基本吻合。

在白酒行业顺遂的时候,酒鬼酒不断向经销商压货冲业绩,终端动销问题还可以被掩盖。

但2022年较为严重的疫情,叠加外部环境影响,白酒行业持续遇冷,步入下行周期。酒鬼酒此前激进行为不可持续,业绩高增戛然而止,终被打回原形。

【力挽狂澜?】

一家成长性良好的优秀酒企,需要品牌力、渠道力、产品力与组织力(管理层)等各维度创造的综合竞争力。

品牌力方面,2012年塑化剂等事件均对品牌的伤害与影响不可估量。且在白酒黄金发展的10年间,酒鬼酒没能够跟随茅五泸占领消费者的心智,进行高端品牌的夯实。

另外,在一些投资者看来,公司和产品带“鬼”,不吉利,在喜庆宴席上让消费者选择有些犹豫,应该改名,并向公司建言。郑轶则回应称,尚鬼敬神是楚文化的重要特征,品牌名称不是障碍。但这也能侧面反映出酒鬼酒在一些消费者心中的品牌形象。

产品力方面,酒鬼酒也与众不同。主流白酒消费市场上,主要有3种口味类型,包括酱香、浓香、清香。而酒鬼酒偏偏是馥郁香型,作为小众香型,需要长期的消费者培育。

酒鬼酒主力产品、占据千元价位带的内参,如今批价滑落至750元,代表着市场对产品力认可度并不高。

内参如此拉胯表现,比较难在中短期内进行实质性改善。于是,管理层决定打造新内参(甲辰版)。但在白酒行业下行周期中,培育一款高端新品,又需要耗费多少资源?即便放手去搏,最终能不能得到市场认可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渠道力方面,也并不是那么乐观。在湖南省内大本营,酒鬼酒的市场占有率仅占7%-8%,远远低于其余地产酒品牌在本土的市占率。由此可见,酒鬼酒本土市场的渠道推力不够,也反映出其竞争激烈程度。

湖南市场,本土品牌除了酒鬼酒外,还有湘窖酒业、武陵酒、德山、雁回峰等强劲对手。虽然5家销量体量均不足40亿元,但没有谁能够长期称霸本土第一。

此外,全国性品牌,诸如茅五泸仍然牢牢占据湖南高端白酒市场主要份额,内参酒取得一定份额,但占比较小。次高端酒中,剑南春、山西汾酒等均是酒鬼酒强劲对手。

省外市场,河南、山东、河北均有几个亿的收入,但占比当地市场份额都较小。比如在消费大省的河南,全国性品牌酒企群雄割据,本土品牌也有政策扶持做大做强的驱动力,其余地产酒也将河南视为省外扩张重要市场,那么酒鬼酒的省外渠道压力是巨大的。

组织力上,对比其他酒企,酒鬼酒此前动荡的管理层目前还难谈竞争力。

如此一来,高峰或许也不得不接受酒鬼酒已经回归平庸的现实,想要回到之前的增长奇迹必须要想些新办法了。$酒鬼酒(SZ000799)$

免责声明

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,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、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)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;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,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。

——END——